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中国经济周刊

日 报周 报杂 志

往期回顾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扩大西部地区开放,形成新一波改革红利

文 | 陈九霖 《 中国经济周刊 》()

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突破90万亿元人民币,实现了预期增长目标。

从数据分析,虽然珠三角、长三角经济增长继续强劲,但是,增速的疲态已经显现出来。目前,这些地区的大部分商品都是通过海运输往美国和其他国家,但是,随着美国关税的提高及其在海运上的霸权地位,尤其是对马六甲海峡的控制并在南海不断制造事端,加之珠三角、长三角区域劳动力和建厂成本不断攀高,未来几年这些地区的经济增长可能出现瓶颈。

反观西部地区的发展却展现出了活力。其中,四川增长8%,跻身“4万亿俱乐部”;西藏增长10%;贵州9.1%;陕西8.3%;新疆的增长高出天津接近一倍。这说明,在东、南部发展基本饱和的情况下,西部地区尚有巨大潜力。

制约西部地区增长的因素主要体现在:劳动力少(尤其缺乏高素质人才),居民收入低但住房成本高,新产业、新经济、新模式发展不足,资本严重缺乏,科技水平不高等等。

广义的西部地区,包括12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加上湖北省恩施、湖南省湘西),面积为685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面积的71.4%。地广人稀是其重要特征。

我国一直重视西部开发。2000年1月,国务院成立了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2000年3月正式运作。2006年12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西部大开发“十一五”规划》。2012年2月,国家发改委对西部大开发进行解读,明确了战略部署的基本思路。最早还可以追溯到自1964年起在中西部地区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类似于我国的西部大开发,是从18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美国西进运动,体现在拓荒种地、开矿建厂、修路筑城的“三部曲”。18世纪美国西部开发最重要的原因,不是所谓的“淘金运动”,真正吸引人们从富饶的东部地区去往内陆的原因是人们对于拥有一片土地的向往。当时,美国大部分土地都掌握在农场主和少数人手中,政府制定了诱人的土地政策,让个人可以拥有自己的一份土地。1800年,政府规定西部土地可以按320英亩为一份进行订购,1804年变为160英亩。1820年变为80英亩,地价则由每英亩2美元变为1.25美元。1841年,美国政府颁布的分配与优先购买权法规定:凡是占据一块未开垦土地并耕作几年后,就获得购买这份土地的优先权。这些政策大大提高了移民开垦土地的热情。随着开发的不断深入,美国先后经历了公路运输、水路运输和铁路运输等阶段,从而带动了美国经济新一波的发展。

美国西进运动的成功之处,在于向西迁移了大批人口且落地生根。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民众自发迁移,出现了3次移民潮,缓解了社会矛盾,扩大了国内市场,奠定了美国霸主地位。

比较美国的西进运动和我国的西部大开发,不同之处是,美国以市场和利益驱动,我国以行政手段为主;共同点是都需要人口的迁移与落地。当然,美国西进剥夺了印第安人的权利,而我国西部大开发则造福全体人民。

西部地区的开发,既可以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又可以促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与优化;既可以扩大国内市场并拓展与欧洲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往来,又可以减少对美国的出口依赖;既可以通过开拓西部通道,分流我国对海路运输的过度依赖,又可以防范美国利用台湾地区、南海、    马六甲海峡来封锁中国海路的“岛链”战略。尽管陆路成本较高,但是,随着规模经济的形成和陆路物流技术的发展以及优惠政策的落实,陆路成本将会逐渐下降。我国可望在西部地区形成一波区域红利,形成经济改革的另一个着力点、突破口,掀起一波改革开放浪潮,促进我国经济走上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