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康希诺创业10年叩响港交所大门 董事长坚守疫苗主业“唯慢不破”

  ■本报记者 桂小笋

  “你们接触的创业者里,45岁出来创业的人多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康希诺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反问。

  这个曾经担忧过,创业团队年龄太大可能不好获得融资的疫苗企业,在今年3月份成功登陆港交所,迎来创业十年的高光时刻。不过,和一些创业企业拿到融资后高举高打,并迅速斩获市场的运营方式相比,康希诺一直坚守“慢”节奏发展。“在质量上我们能够控制节奏,关系到民生健康的疫苗产品,要做稳做精,前期研发积累很重要。” 55岁的宇学峰解释,“疫苗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行业”。

  产业转化能力成创业诱因

  1998年,宇学峰进入赛诺菲巴斯德,之后被晋升为全球细菌疫苗工艺开发总监。如果按照这条人生线路,他可以在外企再努力一把,获得更高的职位,然后安心享受自己奋斗来的成果。但是在2006年的一项针对中国疫苗产业的合作调研中,宇学峰第一次动了辞职创业的念头。“产业转化和生产技术的落后,是造成国内外疫苗产业差距极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产业转化领域,我们在行”。

  真正创立康希诺,是在2009年,“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团队,在这3年的时间里不断商量、磨合,最终觉得,这件事我们不做,可能也不会有人做了。”宇学峰回忆。不过,中年创业的压力不小,“40多岁出来创业,我们常互相感叹这是‘无知者无畏’,可能不会有人投资我们平均年龄这么大的创业团队了。大家就想,先拼命做,失败了大不了回去打工。”

  技术门槛和“慢”节奏的发展,也为疫苗创业设立了天生的高门槛。宇学峰观察到,从康希诺创立至今,“十年的时间,还没有看到另一个海归的疫苗研发创业团队。”

  康希诺最初的研究室,设在天津80平方米的实验室,宇学峰还记得,刚回国的时候,在行业获得认知的产业转化能力,却在评定价值时遇到了障碍,“做产业的人,不写文章,不申请专利,是疫苗产业的幕后者,是处在黑洞中的,行业之外的人无法量化价值,最早的时候,康希诺参加科技项目评选,都评不上。后来,随着认知的改变,这一现象才得到改观。”

  选择把企业落在天津,宇学峰解释,是看中了京津冀的协同发展优势,天津发展生物医药行业有地缘优势,离北京近。“比如,在埃博拉疫苗研发的过程中,需要和主管部门紧急沟通,一旦有结果,要带着疫苗到主管部门,企业在天津就能一天跑几个来回,而且路程越短,疫苗在运送的过程中会越安全。”

  创业的头两年,依靠投资团队自己的投入和技术转让,康希诺生存了下来,“获得第一笔融资是在2011年。当时,有一个投资机构为了另外的项目来找行业专家做尽职调研,调研结束后,觉得我们的项目更好,主动问我们,‘需要资金吗?’正好我们研发有了一定的成果,需要建车间”。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康希诺尚未从销售疫苗中获得任何收入,未来几年内产生重大收入的能力,主要将取决于在研疫苗的成功获批和商业化推广。公司创立10年没有赢利,宇学峰觉得,早期投资人给予了大量的支持。

  研发中做方向的“减法”

  从公司上市时的资料中可知,康希诺生物的4个新型疫苗分别在北美和中国进入临床I-III期研究,并多个候选疫苗在临床前研究当中,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重组肺炎球菌蛋白疫苗及重组结核病疫苗为全球创新疫苗。其中,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新药注册申请已在2017年10月份获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批准。

  目前,公司正为12个疾病领域研发15种在研疫苗。除了预防脑膜炎球菌感染及埃博拉病毒病的3项临近商业化疫苗产品之外,公司有6种在研疫苗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或临床试验申请阶段,还有6种在研疫苗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包括1种在研联合疫苗。

  之所以选择现在的项目进行研究,也是评估后的结果,“团队希望在精力旺盛的时候做更多的事情,整个行业的研发,恨不得哪个方向都能做,但要控制自己的欲望,根据现有的能力,把重点做好。而选择的标准,要结合市场需求和技术实力,比如,有足够技术的进口产品替代。”

  宇学峰认为,目前来看,国内疫苗产业中,有一些细分领域的研发能力并不弱,但是,“生产工艺落后,最终影响了使用效果。疫苗这个行业,不仅考验研发能力,还考验生产工艺,稳定的生产工艺把控能力,最终决定产品的恒定效力。”